龙八娱乐平台 - 三代五个人跨越四十年的高考故事:时代变迁之下,我们要追求怎样的教育?

发布时间:2020-01-08 13:47:02      浏览:2474

龙八娱乐平台 - 三代五个人跨越四十年的高考故事:时代变迁之下,我们要追求怎样的教育?

龙八娱乐平台,看点一年一度的高考,是国人关注的焦点。不仅仅是因为,近千万年轻学子将在这几天迎来人生的一项重要挑战,还因为,高考是许多人记忆中难忘的一幕。今天,外滩君为大家带来的文章讲述了一个家族中的三代人跨越四十年的高考故事。四十年来,高考在不断地调整以适应时代的变迁,这反映的其实是人们对教育的目标和追求的变化。本文的作者,受益于高考,但并未给自己的孩子安排同样的道路。那么,在她眼里,高考究竟意味着什么?当前,人们又该追求什么样的教育呢?

文丨christina yu 编辑丨黄晔

又是一年高考时!这两天我的外甥女——姐姐的女儿在北京参加高考。我们家的微信群最近几天来基本都是这样的聊天记录:

从1977年12月的那场冬季高考,到1978年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一命题,再到今年的高考,转眼间40年过去了。我们家族里,从我父母那一辈,直到我们这一代人的小孩,有五个人经历了高考。

这五个人是我父亲,我们姐弟三个,还有我姐姐的女儿。我父亲72岁了,1946年出生,我外甥女18岁,2000年出生。我们家见证了高考的40年。高考,对我们一家人来说,不止是一场考试,更是人生隽永的记忆。

在我们家5个人身上分别发生的高考故事,不同程度地影响了我们一家人的人生,命运,生活状态和幸福指数。

父亲的高考:走出海岛

1977年冬季,文革结束了,东北的一个小城,下了好大的雪。

12月23-24日,我的父亲和比他小10岁的弟弟一起坐在冰冷的考场里,穿着臃肿的布面棉袄,正在忙着答题。这听起来很像电影《高考1977》里面的场景。绝无仅有的一场冬季高考,就是这样把11年间积压的570万考生,从山村,工厂,矿山,渔乡,营房,牧场,学校吸到了考场。

我的父亲是渔民的儿子,通过高考,他离开了下乡的渔村,成为一名老师,也算跻身知识分子之列了吧。这好像一句话就说尽了的人生,其实还是有很多故事的。

父母亲读书读到高二那年(1966年),文革爆发了,考大学的梦想破灭了。之后的上山下乡浪潮,我的父母回到了父亲的出生地,一个边陲海岛,我至今清楚的记得岛上的边境海军驻军。

10年文革期间,父亲大部分时间都在村里的小学教书养家。从70年代初到中期,我们姐弟三个先后出生。本来,日子也许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也许今天的我还生活在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岛上。但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一切都变了…

引用我父亲今天发的微信原话:“三个孩子的父亲---参加高考!岂有此理…….一点复习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在办理手续(毕业证,准考证,…….)的车或船上,看看书---则为复习…….”

发榜的日子到了,我的父亲考取了,我的小叔叔落榜了。虽然小叔叔去参加考试时是十八九岁,真正的适龄考生,但是因为十年文革,没怎么好好上学,而我父亲全是靠10多年前的老底子。

发榜后,我父亲被分配去读师范学院,去读大学这件事情,遭到了奶奶的极力反对。那时我的父亲已经是3个孩子的爹,如果爸爸去读书,妈妈和3个年幼的孩子就会失去一切经济来源,真的要喝西北风度日了。

但是经过多次家庭会议以后,我的姥爷坚持认为这个书一定要读(不知道他是否有“读书改变命运”的意识和喊出过这样的口号)。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娘四个去投奔了姥姥、姥爷四年。

父亲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中学教书,不久后我们一家五口人才得以团聚。我的母亲以“老三届”的墨水,在师资奇缺的那个80年代初,很快也开始在学校里教书。我们家分到的房子竟然就是父母读中学时上课的教室(同样的一间!)改造成的,当时已经快有100年的历史了。

我们读书时的很多老师都是父母以前的小学和初中同学。我们姐弟三个就是在父母或者他们的同学执教的学校读完了小学和中学。而此时我的老家,那个海岛上的孩子,很多都是初中就辍学了。

我的父亲在被分配到的中学教了接近30年的数学,以高级教师职称于2007年退休。可以说没有爸爸的高考,就没有我们姐弟三人的高考。我们可能至今还和海岛上的亲戚们一样,生活半径距离海岛不超过200公里。

姐弟三人的高考:走出小城

1989年北方小城 我的姐姐参加高考

填报志愿和录取 :父母靠微薄的工资来供我们读书,一直都是秉持着“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 ”的信念。

八十年代的中国还要使用粮票。(注:粮票是中国从1955年到1993年发行的一种购粮凭证。那时候,城镇居民必须凭粮票才能购买粮食。以粮票为代表的票证,是中国因长期实行计划经济,商品短缺的见证。)所以在我们家一直有一个“带着眼泪“的”笑谈“,当老师的父母,在帮姐姐填报志愿时,在考虑要不要报考”粮食学校“,以后用粮票就不用愁了。

最后姐姐考取了一家商学院的会计专业。姐姐还没有从商学院毕业,粮票就被废除了(1993 年,粮油实现敞开供应,粮票已无用武之地,被正式宣告停止使用,长达近40 年的“票证经济”就此落幕。)

参加工作:我的姐姐大学毕业以后,帮助家里还清了因为我们姐弟三人读书欠下的债务,还帮助父母支付我的大学学费。她的丈夫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结婚生子。姐姐在自己的财务和金融领域读了双博士,博士后进站,做过大学教授,目前在顶尖的会计师事务所当专家。

1994年北方小城 我参加高考

填报志愿和录取:虽然粮票废除了,可是父母的“穷人思维”还是根深蒂固,他们帮我选择了读财经院校。因为在我入大学前的那几年,大学还是包分配的,财经院校的人基本都是被分到国家财经财政部门。

但读书时的我博闻强识,志向是法律。今天的孩子比较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有冲突,也可能会和父母据理力争。但在我那个年代,即使我说我的志向是法律,也还是懵懂的,所以填报志愿的事情都是父母包办的,也不记得老师和学校给过任何方面的指导。

去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欢迎我的学姐学兄们说了一句让我郁闷了好几年的话,“这就是咱们系的状元啊”。后来我才知道,我是我们系那年的最高分,比第二名足足多考了将近30分。为此我郁闷了很久,感觉自己是一只来到了鸡群的鹤……

多年后,我有时也会想如果当初怎么怎么样,我的人生就会怎么怎么样的问题。也许今天的我是个光鲜的大牌律师……但是我觉得,人是不能脱离当时所处的时代和背景,来谈“如果”这个问题的。

在我就读的高中,大部分都是农家子弟,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能不能考上大学的问题,而不是考上什么专业的问题。还根本没到什么孩子的兴趣啊,合适的专业和填报志愿指导这个层面。

举个直观的例子就是,肚子很饿的人先要解决吃饱的问题,再解决色香味俱佳,怎么赏心悦目的问题。所以如果我的志愿报的好,会怎样怎样,在我的人生里,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

因为1993年的高考改革,施行“招生并轨,缴费上学”,94年我上大学时要缴纳不菲的学费,并且我毕业的时候也没有包分配了,所以当时颇有些生不逢时的抱怨,怎么这些改革都让我赶上了呢。如果没有父母的“勒紧裤腰带”和姐姐的资助,我的学业也不一定会很顺利。

参加工作:我大学毕业后,去了国家外经贸委的下属企业,是一份让父母满意到不行的工作。可是不到两年,我就辞掉了这份“铁饭碗”,开始了上下求索的折腾。做过贸易,读过书,最近15年间在外企工作一直做到高管。嫁了一个热爱中国文化的英国人,有两个小学阶段的女儿,生活的很幸福。

1995年北方小城 我的弟弟参加高考

填报志愿和录取:弟弟是个理工科的好苗子,脑子很聪明,到了弟弟的志愿填报,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家里还是给予了不少重视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事后诸葛亮的我,认为当时应该给弟弟选择基础学科,类似数学、物理之类的,为将来做严肃的科学和学术研究打下基础,也算不浪费一个理科好苗子。但是我的弟弟最后填报的竟然是一家顶尖的理工科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我个人认为,可能是我父母的“穷人思维”又一次发挥了作用。

参加工作:弟弟大学毕业以后去了中科院的化学物理研究所做财务工作,后来到美国做“访问学者”,再后来脱离了体制,自己做起了生意。现在儿子也12岁了,再过6年也要参加高考。

2018,零零后外甥女的高考

感觉我们姐弟三个的高考仿佛才是昨天,而下一代已经茁壮成长到了高考的年龄。

我的外甥女出生在哈尔滨,转学到北京读中学之前,她也算老师眼里的“问题儿童”,当时的老师认为她有多动症倾向,扰乱课堂秩序,不喜欢她。

当我的姐姐姐夫为了孩子的教育举家迁往北京的时候,可能也不一定有将来要把女儿送入清华和北大的宏愿。但是北京作为一线城市,可以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更先进的教育理念,确实让孩子如花般绽放。

转入实验中学的外甥女给了我们很多惊喜,多年来她的父母践行的“人文教育”在她身上生根发芽结果。她不但在多个全国顶尖的作文比赛,英语辩论大赛,英语演讲等方面常常折桂而归,而且她通读古今中外,历史、文学、哲学各方面的见识和水平都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期望,她的博学多才和哲学思辨能力让我和我老公非常折服,总是感慨:这就是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向。

她基本没有上过什么补习班和特长班,但是她一直都是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她的目标是北大,虽然有其他大学的保送名额,和香港大学等抛来的提前面谈提前录取的橄榄枝,她都非常淡定地说,“我要考北大”。

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和我们姐弟三个当年的懵懵懂懂和父母包办是非常不同的。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姐姐姐夫总是很淡定也很有耐心的引导,坚持自己的初衷,用“全人教育”的理念培养孩子,相比较而言,我和我老公则显得更为焦虑和不淡定。

我非常希望我的外甥女可以考取北大,继续她热爱的人文学科的深造。感觉在自己的身上没有实现的求学梦想可以在她的身上延续。我弟弟的儿子再过6年也要面临高考。而我的两个女儿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就选择不走体制内,选择了双语和国际学校,所以她们是不可能知道高考为何物了。

不论是否高考,我们都希望下一代接受最好的教育,尤其是最好的人文教育,为今后的幸福人生奠定基础。这一点上是共通的。

我的思考

到这里我家五个人的高考故事基本讲完了,但我的思考一直没有停止。

我确实觉得“高考可以改变命运”。如果没有我父亲参加1978年的高考,就没有我们一家人的今天,我父亲的高考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

但是在如今的时代,对于像我外甥女这样的00后来说,我要说的是“高考也许可以改善命运”,但真的不再是“改变”这么大的幅度了。

原因在于每一代人的努力都会对下一代人带来深远的影响。我们姐弟三人的高考和之后在人生之路上的努力,让我们终于可以跻身所谓的中产阶层。站在这个高度上,我们的孩子如果通过高考,进入更好的大学,就会有不一样的视野和见识,也会为以后的社会发展打下好的基础。

这是锦上添花,是色香味俱全的追求,而不是“吃饱”的问题。用我姐姐今天微信的原话就是:“自己上更高的层次,才可能遇见更好的人。”

其实这种“改变”和“改善”的差别,也反映了高考40年间,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中国国力的崛起。这种变迁也可以从填报志愿,择业和工作后的发展看出来。

在填报志愿上,时代在变迁,选择的出发点也在变迁。外甥女和我们姐弟做出选择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外甥女是基于她的理想和热爱,而我们姐弟三人当年的选择是基于抓住一个走向更广阔世界的机会。

在大学毕业以后的工作选择上,姐姐最后选择离开了高校,扔掉了教授的头衔;弟弟选择离开了中科院体系;我选择离开了外经贸委体系,勇敢选择了我们想要的工作和生活。其实这些选择也都和当时的高考改革和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在包分配的年代,要冲破体制上和思想上的好多东西,可能会更难。

时代的变迁带来物质上的丰足,让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去实施“全人教育”,“素质教育”。而这种素质教育结果的显现,我外甥女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她的乐观豁达成熟,和对古今中外的人文学科的理解和掌握,让我由衷的觉得这个孩子具有了国际视野和高度,前途无量。

最后我想说的是,人生的路很长,高考提供了助力,是改变或者改善命运的工具之一,但是父母对于我们的教育和性格培养,我们的人生阅历和自己的不懈努力,最后都会深深地影响我们的生活状态和幸福指数。

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更全面的人,对生活永远怀着新鲜的感知,对生命充满感恩的人么。

关注外滩教育

阅读 3000+篇优质文章

外滩教育与台湾语文名师陈丽云

她也是港、澳、台等地教材编写专家

首次推出

《暑期魔法写作班》

点击下图,立即购买

↓↓↓点击阅读原文,进外滩教育微店购买